玄空学的由来与各派之争

玄空学的由来与各派之争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只因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玄空学的由来与各派之争玄空风水朮,最早由晋代郭朴,字景纯开始传授,“朱雀发源生旺气,一一讲起开愚蒙。”---唐代曾公安[曾求己]
著《青襄序》之说。确定以向上为动口来判断吉凶,动为生,以静为死。到唐代僖宗时,黄巢犯长安,楊筠松(楊益,号玄赤,后世称救贫先生,牧牛仙,山东窦洲人,生于唐文宗太和八年三月初八日戌时,即西元834年。卒于唐昭宗光化三年二月初九日戌时,即西元900年。僖宗时国师,四十一岁874年入朝,广明元年880黄巢犯長安,僖宗出逃,楊公便发内务府玉函秘笈,断发入崑崙山避,)后走江西撰《青囊奥语》。提出“雌与雄,交会合元(玄)空。”“明元(玄)空,只在五行中。”“诚掌模,太极分明必有图。”即玄空之理,在于阴阳相交;玄空之朮,在于阴阳相交时的五行运用;玄空之法,在于分明“挨星掌法”
。此后一直在江西以玄空地理行世济众,使之朝贫夕富,灵验如神,人称救贫先生。授徒曾,廖,刘三氏,以后秘密传授。曾公安得楊筠松秘传,为《青囊奥语》作序。但楊曾廖刘均未把玄空朮的秘密公开于众。楊筠松又撰写《天玉经》,正式提出玄空卦理的挨星法,认为玄空之朮贵在挨星之法,并把挨星术称为“挨星学”。但不作书传,仅作口传,所以懂得挨星朮的,天下并无几人。后来真明师问世,到了北宋,陈希夷(陈抟,生于871--989年,唐末宋初人,宋太宗赐他希夷先生,死后成仙),吳景鸾获得真传。希夷乃华山道士,吳景鸾乃吳克诚之子,吳克诚又是吳法旺之子,吳氏一族乃西汉长沙王吳芮的后代。吳法旺闻说华山道士陈抟洞彻天文地理学的奥秘,就叫儿子克诚前往求学,便将《青囊》书传授给克诚。又对克诚说:“汝儿乃仙才,定能承吾业。”后来克诚的儿子吳景鸾得到陈抟的青囊书后,精细钻研,掌握了青囊之朮,写有《玄空秘旨》《天机赋》(1041庆历元年,宋仁宗下诏访求明阴阳术者,江西德兴县举吳景鸾以应,献《天机书》与《理气心印》皆言玄空。)玄空学得到一定的发展,但因挨星法的秘密仍未揭开,加之吳景鸾无子传女,故挨星法仍属一种秘传之学。南宋有赖布衣,元末有目讲僧,明初有刘伯温,龙阳子冷谦等,皆得真诀口授心传而无书行世。到了明末清初,有蒋大鸿(蒋氏,江苏华亭人,其祖命习堪舆,十年始得其传,又十年始得其旨,又十年始穷其变,遂著《地理辨正》取当世相传之书订其缪,惟尊唐楊一人),字平階(杜陵狂客,中阳子)得无极子(竺翁,号云阳子,圆觉上人)传授玄空挨星心法;又得吳天柱授以水龙之法;1644丙戌年到福建仼兵部司务,过武夷山,得武夷道人授以阳宅真诀,时当青年便行世救人,至中年方将之编成《阳宅得一录》。其弟子有:丹阳张仲兴,丹徒骆士鹏,山阴吕相烈,会稽姜垚,武陵胡泰征,淄川毕世持。名震大江南北,人称地仙,并著有《地理辨正》、《水龙经》、《古镜歌》、《天元五歌》、《天元余义》、《归厚禄》、《玄空字字金》、《阳宅指南》等八种书,还为《青囊经》作“传”,《青囊》作“注”、《天玉经》作“传”、《天宝照》作“传”。玄空地理之承传,再露一絲曙光。但由于蒋氏错误理解天机不可泄漏,没有将挨星之法公开。虽然他在诸书中批判了地理学中的各种错误理论,成为地理学的一大功臣,但亦因此而造成伪说百出,产生更多的错误理论,也成为地理家的一大罪人。他不但自己严守秘密,又不让弟子“泄漏天机”。在《天玉经》之“传”
说:“惟有挨星元(玄)空大五行,乃为阴阳之最贵者,天机秘密,不可流传于世,但可偶一泄漏而矣!”又说:“今之得传者,不慎择人,轻泄浪示,恐虽得吉地,不能实受其福矣,而泄天宝者,重违先师之戒,其不干造物之怒而自取祸咎者几希矣!”他把挨星之法仅传给他的随身弟子羌垚(羌汝臬),羌垚得其真传并不容易,不仅随师二十余年,还因蒋氏无资购地葬亲,报以二千金,才得以真传,并告之:“慎勿泄漏一二”。后羌垚注《青囊奥语》亦遵师训,于关键之处闪烁其词,葫芦闷语,避重就轻,使人摸不着头脑。但姜垚留下《从师随笔》一作,毕竞把“替卦口诀”
全部托出,又有若干隨师例证,可为习玄空有识之士提供探取挨星秘密的线索。此后其门人骆士鹏、吕相烈皆有著作,亦微露一鳞半爪,极其珍贵。但玄空学理深奥,苟非精于易者不能解悟。且蒋氏虽有书传世,但格于天律有禁,也未敢吐露玄空学挨星秘诀。至蒋氏归道后,有各家之《直解》《续解》《补正》《疏》《析义》《通义》《翼》《再补》《再解》等书阐述。加之乾隆年间以纪晓岚为首的一帮大学士编修四库全书,这帮人当中真正有执业资格的并无几人,他们的学位虽高,但缺乏专业知识,更无经验。皆凭己意臆测错解,谬传者多,纷纭不一,于是给“三合”派之流大肆攻击,至此黑白颠倒,真理烟没。乾隆年间,玄空学极为盛行。但嘉庆之后,纪大奎的地理末学大行其道,学者趋而从之,玄空之学几遂绝迹。深究其因,乃挨星朮之得传者极少数人,学者便无门径,故多从伪术,害人甚多。至清末年间,钱塘人沈竹礽(又名沈绍勋,浙江杭州人,1849道光29年7月31日生,1906年6月卒,享年57岁。)早年读蒋大鸿之著作,但毫无头绪,后于同治癸酉(1873年与胡伯安一齐到江苏无锡访吴门弟子章仲山(無心道人,于道光癸未1823年注解《玄空秘旨》,江苏無锡人,“無常派”
之代表,是嘉庆道光年间的三元地理明师。嘉庆十八1813年手定《阴阳二宅录验》。)之后裔章云谷,想得到挨星秘密,但居数月不肯轻泄一字,后许以重金方借得一阅。两人尽一日一夜之力,把章仲山所著《阴阳二宅录验》抄完。此作为章氏后人视为至宝,不轻示人。抄读后觉得莫名其妙,穷年苦思,终不得其解。勿一日读易,玩洛书图,由五入中之理而联想章仲山遗作之洛图便豁然其通。明白各图依运而转,并非死执五运之盘。从一至九运,星运依次入中,挨成不同之星盘,此之所谓天机也。后把《阴阳二宅录验》改名为《阴阳宝断》,以便记忆。沈竹礽在世时,门人甚多。沈氏归道后,其子祖緜(字瓞民)及门人,搜集其遗著以及各门人之作,分类编次出版,编成《沈氏玄空学》。从此,玄空学之挨星术才公开于众,为世人所知。在清代,言玄空之著名人物有:郑熊,范寅旭,徐迪惠,端木国瑚,于楷,尹有本,章仲山,蔡岷山,蔡麟士,蒋国,张惠言,张心言,邓恭,朱少鹤,邓士松,曾怀玉,荣咨岳(荣锡勲),温如远,华湛因,姚铭三,沙午峯,吳颐庆,程明先,沈竹礽,周梅樑,高冠中,马清鹗等人。在玄空学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挨星朮一直秘而不传,便出现种种猜测,因而产生种种流派和种种伪法。就伪法而言,其一,呆板卦气法。即不管坐向,一运取坎,二运取坤。。。五运取艮坤两气。。。九运取离。其二,固定气位法。即不管何星入中,飞到乾宫之星必为生旺之气,飞到巽宫之星必为统卦气,这样,乾宫与巽坐向之宅,必为旺宅。其三,父母卦统取逆飞法。即不论阴阳山向,只要是父母卦都取逆飞。其四,向用天盘,山用五运盘法(元旦盘)。即坐山按五运盘所定方位,而向则用天盘,阳顺阴逆飞布。如乾山巽向,乾一定为六,而巽则按运星阳顺飞,阴逆飞所得之星。其五,用生成之数法。即一运时,逢六加一,二运时逢七加一,三运时,逢八加一。。。等。真是各施各法,不一而足。从诸多伪法的出现,可见玄空之学在当时的兴盛。在各种流行伪法中,以张心言之六十四卦法,较重易理。张心言属玄空学的浙江上虞派,由于注重易理,隨其习玄空学的人较少,人们一见其说卦理,即退避三舍,所以上虞派并不以其为代表表。张心言先后为《青囊经》《青囊序》《青囊奥语》《天玉经》《宝照经》作过“疏”
或“补注”,可见其对易理的深研。但他对挨星之法却一无所知,以为挨星之法就是六十四卦法。他以邵康节的方圆六十四卦图为本,又以吳门潘景棋的分图为用,凑合而成为六十四卦法。此法最初亦为秘传,除其门徒外,世人不知其所谓,到民国初年,由祝壵皡,张振釆,刘湘樵等合集各藏本编成《玄空真解》三卷,始将张心言六十四卦法一一表明,读过此三卷者,便知其用法。就流派而言,在清末民初,玄空学分为六大派:(1)以范宜宾为宗的滇南派;(2)以章甫为宗的無常派;(3)以朱小鹤为宗的苏州派;(4)以徐迪惠为宗的上虞派;(5)以尹有本为宗的湘楚派;(6)以蔡岷山为宗的广东派。在六派之中,能融会贯通的并无一人,各派宗师所著的书多有流弊,并各门派严守秘密,不肯泄露,又以讹传讹,无法交流,更无法纠正,以至伪朮百出。各派之中都以正宗嫡传而自称,说自己有祖传秘本,嫡传楊蒋蒐集门徒,著书立说,流毒于世。更有以其为谋生手段者,坑害世人。玄空学派如此混乱,固然有江湖朮士的行骗宣张,更为蒋大鸿天机不可泄漏之害。各派之间由于捍卫门户之见而互相攻击,称自身为正宗,毀对方为伪学。吳门章仲山的后裔力诋张心言为卦之误,而张心言亦深诋章氏一派。其实凡人都不能博学深思,不能触类旁通,即使张、章二人虽为好学之士,亦不可言一通百通,互相攻击,致使玄空学支离破碎。倘若两派互相沟通,取长补短,相互取舍,岂不美哉!可惜各宗秘密,不能公开其术。其实张心言宗邵康节方园六十四卦法,出自先天自然之理,为九宫八卦之本源,不能称之为伪。但其体用不分,造成用法之误,把六十四卦之体,强定父母子息,配运配卦,自以为蒋氏以二十四山隐六十四卦之意,误解挨星之法,所以张心言于易理不错,而错在用法上,即用于下卦起星城门等方面是错的。用于分金及避反伏吟是对的,由于死执门户之偏见,竟于六十四卦而不知变通,只知有先天之体,而忽略了后天之用,先天乃河图,后天为洛书,先后天结合为图书也,古今变易之道,皆以图书为范畴,乃体用之易变,只言先天,不顾后天,或只顾后天而不理先天是为无易之道。而章仲山派则执九宫飞星而不知九宫即八卦、八卦即九宫,不知飞星即六十四卦,知其用不知其体。加之天机不泄之律,而不敢公开挨星之法,以证其宗。章张之争其实是盖着葫芦而争论药之真假,只能增加仇怨而得不到真理结论。清末期间,沈竹礽于25岁之年,以重金方借得章仲山后裔所藏的《阴阳二宅录验》抄阅而归,悟其为蒋大鸿挨星之法。经过一番研究及阅读易书引证,知其不误,遂将挨星之术全部托出,为后人学习玄空风水朮,大开方便之门,其功不可没。幸好姜氏有《从师随笔》遗著存世,研究《从师随笔》,引证章仲山《阴阳二宅录验》。便确信而有证,清除所有疑虑,确信无疑。从此,挨星之法便从秘传而至公开,为世人所知晓。民国以后,对玄空学有较深造诣的有:曾正平,伍时章,刘仙舫,沈祖緜,尤雪行(佛智禅师,演本法师),荣伯雲,李虔虚,谈养吾,吳师青,赵景义,孔昭苏,唐正一,刘训昇,曾子南,符树勲,刘礼让,曾德火,高瞻。。。等。也是依据《沈氏玄空学》里的內容研习的,目前流行的玄空学派最普遍的也是《沈氏玄空学》和《孔氏玄空宝鉴》。但笔者认为,其內容未可全信。原因是,能知蒋氏挨星朮之奥秘者,除姜垚一人外,没有告知第二人。而姜氏亦怵于其师“天机不可泄”之戒,虽注《奥语》亦隐约闪烁。沈孔氏皆以章仲山后裔所传山向飞星法为主,此外,使用张心言易盘六十四卦者也颇流行。遗憾的是,章氏的玄空真诀,深藏稳秘者多,沈孔氏并非其嫡传,故在重要的“七星打刼”“城门诀”“三般卦”以及“乾山乾向水流乾,乾峰出状元”“反吟伏吟”“真零神”“入囚”等诸法并不了解,乃出于私自拙测。所以研究沈孔氏之玄空学理,有时准验度不大,甚至有不少人吃了苦头,非但造福不了人,就是连自己个人也解决不了温饱。笔者的几位启蒙师傅就是这样,由于固执己见,排除异己,往往与人针锋相对,故无法得到上进,更无出息。今以“北斗七星打劫”一法为例,按《沈氏玄空学》51页之说,乃为一逆数之七位者是。如147,258,369。57页之问答,乃为1904光绪三十年(三运),曹秋泉在苏州结识章仲山之孙章其涣(章运谷之子)曰;“今年三运丙山壬向,午山子向均能打劫。”与沈氏之说不合,一再辨论,始终以天机不可泄相搪塞。若以此论,可知《沈氏玄空学》《孔氏玄空宝鉴》《地理辨正抉要》《谈氏三元地理大玄空路透》《谈氏三元地理大玄空实验》《地理辨正新解》等书所解说的“北斗七星打劫”法均非。至于“城门诀”解释为向之两旁与向合生成者也非;“乾山乾向水流乾,乾峰出状元”
指二八之两运乾巽二山更为非。诸公请参阅台湾钟义明《三元九运玄空地理考验注解》一书便一目了然。钟义明得诸家之书,更得骆士鹏,吕相烈之秘本。以“無常派”与湖南“湘楚派”之法为本,阐述三元九运,分下卦,起星(替卦)共432局,加以详注并以实例验证,笔者细心精研其法,屡试不爽。研习玄空学有志之士,不可不读。

  • 标签: 各派 之争 由来
  • 发表日期:2015-08-15 03:44:58 编辑:鲁班尺在线

鲁班尺寸吉数查询系统42.9cm(通用版)

请输入整数长度(单位为毫米或选择厘、寸、尺)进行鲁班阳尺凶吉数的查询:

丁兰尺寸吉数查询系统39cm(通用版)

请输入整数长度(单位为毫米或选择厘、寸、尺)进行丁兰尺吉数的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