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氏《玄空六法》揭伪——宗龙子先生著

谈氏《玄空六法》揭伪——宗龙子先生著

我为了学习风水,可谓尝尽人间甜酸苦辣、人情冷暖,青春与娱乐都付之于【风水】事业上;走遍了大半过中国,遍访各地名师,全部受到不同程度的欺诈、蒙骗、讥笑,甚至刁难、戏弄,所以下狠心...
我为了学习风水,可谓尝尽人间甜酸苦辣、人情冷暖,青春与娱乐都付之于【风水】事业上;走遍了大半过中国,遍访各地名师,全部受到不同程度的欺诈、蒙骗、讥笑,甚至刁难、戏弄,所以下狠心要突破杨公风水,公之于众以洗前冤,使天下人共知所谓【名师】的伪学伪术!让学子们寻出一条风水之“真路”,这就是我的善愿。
杨公风水,只论“三般”,而谈氏却辟为【六法】!在谈氏六法基础之上,若果再加上【阴阳零正】、【七星打打劫】,岂不成了【八法】。再加【颠倒顺逆】,岂不又成了【九法】。还有【父母三般卦】法,【双双起】法,……。谈氏之六法真是愚不可及。
要突破杨公风水,首先要广积善因,然后就有善缘善果;第二就要深信杨公经旨;第三要粗略了解各家各派原理;第四就是去伪存真;如此则杨公经旨指日可破。大忌认定某门某派为杨公真传,因为各家各派皆不全是杨公旨意,或皆只是一点一滴而矣。大家看看,以台湾省钟义明大师学识之广博,都无法突破杨公经旨,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先入为主而认定了章仲山一系已经掌握了玄空的真谛!例如钟大师在其所著的《玄空地理逸篇新解》中,对无极子【龙到头口诀】首句的解析:“先看来脉与来窟,天地阴阳从此出,……。”
钟大师认为:【天地阴阳】即指【乾坤坎离】之山水。这就说明他虽然精通百家风水绝技,却就是不懂杨公的玄空风水。
【龙到头口诀】:先看来脉与来窟,天地阴阳从此出,……。
“先看”者,杨公先看金龙动不动之义;金龙动则可以次察血脉认来龙了。以什么察血脉呢???
天地阴阳从此出——【此】是指什么呢?当然是承应前一句的【来脉与来窟】啦!这点一不明白的话,下面就会全部错认而不自知。如果照钟大师的阴阳原则,岂不是天地(乾坤坎离)阴阳从此——【来脉与来窟】出啦。大家想想,天地(乾坤坎离)是两仪的象征,是阴阳之源,万物阴阳皆从天地(乾坤坎离)出才对啊;即【来脉与来窟】的阴阳要从天地出啊;如果倒转的话,就是儿子生老子了。
显然,天地阴阳从此出,是说【天地】的阴阳从——【来脉与来窟】出,所以【天地】二字就不能解作【乾坤坎离】了。钟大师解作【乾坤坎离】,也就证明他确实是不明白杨公经旨。因为这句若明的话,他就确切知道【天地】是指什么了,经旨也就思过半矣。
为了真理,我虽然非常敬佩钟大师,若果没有他所搜集的庞大资料公之于众,令我有所得的话,我或许还在摸索之中;但师者有错,也不得不为之辨证。正如钟大师所说:“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是也。
由钟大师渊博的知识的条件可以看出,只有两种人易通杨公风水,一是杨蒋一脉真传者可通,二是专心致志于杨公经文者,无师也可以自通;看来精通各家风水,拜师数十位者皆难贯通;为什么呢?因为其脑子里只装有【口授秘诀】、【传书不传诀】等无用的东西,绝不去相信杨蒋二公所写的书,因他认为书中无【诀】,书是【哑谜】,只有其“师傅”哪两句伪诀才是真诀,所以其在读杨蒋二公的书时,必定就草率不能深入,大都因循师承之错,一错到底。
仅在此正告天下风水同道,杨蒋二公之著录,是图、书、法、诀皆溶于一炉的,功到自然成,请不要迷信【名师】,因为没有几个【名师】是真正破解得了杨公经文的。
自从《从师随笔·揭伪》在【风水123】网上发表后,同道都很支持,虽然是在我意料中之事,但我还是很高兴,证明我二十余年苦读风水之书,还没有白费。因此再将我在【六法风水网】上所写的贴子整理成篇,撰成《谈氏玄空六法·揭伪》一文,继续公开,让大家共同探讨。
二三十年下来,亲眼目赌往日盛极一时的名师,大都最后落泊萧条,得运时为龙,失运时为虫,首先使我明白了风水与命运的关系;让我怀疑众名师之所学,令我小心谨慎,不敢相信某门某派;刚入风水的门槛,我就充满着狐疑?杨公风水只有《辨正五经》、《龙经》数篇而矣,杨公所传下的风水,应该只有一门,可时下派派风水都扛着杨公的招牌,究竟哪一门才是杨公的真学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询问之下,皆众口一辞,必须口授!更有趣的是,一九九八年我到江西赣州访一位老前辈时(现今名气不小),一谈之下,他竟公然否定杨公的《龙经》!我觉得路子不对,只好扯呼。顺道再访一位酒店老板(易友),适好当时他带着一位张心言派风水高手作客,言谈之类下,得知这位高手的卦理很熟,如果不是那一顿午饭,我差点拜他为师了;午饭中,他说我既然不会饮酒,就必定学不了《易经》,因为古人都是吟诗醉酒的。以酒量来衡量知识,真前所未有,这样的师傅,我当然要退避三舍了。数月之后,那位老板的酒楼就宣布破产了,他现在也住在深圳布吉,多次到我另一位朋友(当时追随此老板打工的)处借学费,故尔得知。如此一个千万元的富翁,每学期学费都难以支付了,我没有拜他为师,真是不幸的大幸。所以我只信杨公风水,绝不相信某门某派,因为任何一个风水门派,当那位大名师正在行运时,即使是错误的风水理论,也会错有错着!因此,我觉得很有必要告诉大家,《真命运与假风水》的道理。只有明得此理,才容易分辨真理。
1 城门真诀
杨公曰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
杨公是讲五星城门,而现代的众多城门立论中,却只是论城门而不论五星,请大家突破五星原理后,再弄明白五星与城门有何关系?则各家城门的真伪洞若观火。
#2 玄空风水操作方略
第一,在来龙过脉处锁定龙神,先看金龙动不动.蒋公所谓"葬着旺龙当代发,葬着衰龙忧败绝"是也.杨公所谓"寻龙过气寻三节,三节不乱是真龙"。
第二,起玄空大卦雌雄秘诀,蒋公所谓识得城门,便能观出脉,能观出脉,便识城门.雌雄配合,世出贤良.察血脉认来龙,水对三叉细认踪。
第三,依图取向无差误,不是王侯即相公。先定来山后定向,联珠不相放.五行若然翻值向,百年子孙旺。
第四,认龙立穴要分明,在人仔细辨天心,天心既辨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唯有挨星最为贵,漏泄天机秘。
第五,天地无全气,人无完人,何时衰,何时败,抽爻换象显神奇。
(本人鉴于伪术泛滥,真诀千年未见光明,特此指明杨公玄空风水方向,是真是假,各随天缘。六法风水是我进入杨公风水的阶梯,我心时时感激谈大师,披露绝学,让我得以进取,光大六法风水,以慰谈大师在天之灵.是我的衷心。)
#3 玄空三般大卦对比
杨公曰:江东一卦从来吉,八神四个一;江西一卦排龙位,八神四个二;南北八神共一卦,端的应无差。二十四龙管三卦,莫与时师话。
谈氏六法三般卦:雷风为一卦,水火为一卦,山泽为一卦。父母老而退位,故得三卦。
很显然,杨公是二十四龙管三卦,而谈氏是将二十四龙分三卦,两者意思大不相同。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管与分,分与管,管是控制管束,分是分开割裂。此处若有差错,则下面接下来的,就会棋差一着,满盘皆输矣。
#4
江东、江西、南北是术语名词,四个一,四个二,共一卦是入用法则。
有时善于抄书,东西南北凑凑,无意中会凑出蓝图来。
#5
杨公曰依图取向无差误,不是王侯即相公。如此之图,难道不是蓝图吗?
#6
玄空大卦抽爻换象而得二十四山,三十二卦,是一个整体,绝对不能割裂;谈大师将它分成三卦即是割裂。难道忘记了杨公的话“都天大卦总阴阳,玩水观山有主张”吗!【总】字之义广矣。
若果倒转成三卦管二十四龙也没错,仍然分解不出分割之义来,其实也是如此,三卦从头至尾,皆管束着二十四龙的真假成败得失。
#7
我的确是不懂【你】的三卦、三大卦、三般卦,所以我才提出诸多的疑问?你这位师付既然肯赐教,我将会逐步指出谈大师错解经文之处,与你讨论,望能赐教一二。
我刚刚发了一贴,是指出寅申巳亥人元来一句的。我认为“人元来”是指来龙,有如此之龙,然后得如此之水,雌雄配合,再得金龙动,则地已经结成了。然后就是立向取贪狼为用之法则。而谈大师解作中元兼取下元之气,似乎雌雄……。
8 寅申巳亥人元来?
《宝照经》: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催,更取贪狼成五吉,寅坤申艮御门开,巳丙宜向天门上,亥壬向得巽风吹。
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催,这两句是先天之体。正杨公所谓:未审何山消此水,合得天心造化工。
更取贪狼成五吉,是后天之用。后天之用是建立在先天之体上的,而寻龙立穴定向皆体而非用。所以杨公再伸言“寅坤申艮御门开,巳丙宜向天门上,亥壬向得巽风吹”之立向问题。
谈大师误解了“人元来”及“御门开”,所以其对此段之注解,以向放水之理来解,有失杨公经旨。
(我之所以揭出了这么多谈大师的错处,是因为我真正尊重谈大师,谈大师在数十年前就能知错能改,这是天下间众多大名师做不到的。)
#9
杨公原文: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催,更取贪狼成五吉,寅坤申艮御门开,巳丙宜向天门上,亥壬向得巽风吹。
谈注:本篇三节,连说二十四山之干支八卦,故称之曰方位理气,分为天地人三元者,乃分析上下两元立向,与山水偏左偏右取用之作法耳,非此二十四山之干支八卦,即属于玄空法之天地人三元也。藉此天地人三元之名,以明各运之作法耳,
道玄增解:谈大师这一段解释,除了“与山水偏左偏右取用之作法耳”一句不对外,基本上正确。与山水偏左偏右取用之作法耳,这一句先入为主,导致下文的解释全部改变了方向。
谈注:本节曰寅申巳亥人元来者,此来字,即指人元时之方位理气,山水取舍,立向兼左兼右之作法也。寅申巳亥四孟支,与乙辛丁癸四干,均偏于后天卦每卦之左,俗称为人元,如在四六两运,俗称中元之时,立寅申巳亥,与乙辛丁癸之坐向,其兼取之法,因此四干均属后天卦位之边爻,若山水同到,易犯出卦,
道玄增解:此“人元来”三字,谈大师解作“山水取舍,立向兼左兼右之作法也”完全脱离经文旨意。在风水上,能称之谓来者,如来风、来水、来脉等,下文已经有一句水来催了,所以“人元来”当然不是“水来”了。那么“人元来”明矣。明得人元来,又知要何水来催,杨公之教人,完全没有隐秘,也完全没有哑谜。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被哪一点“口口相传”所迷,从而魔障重重。凡是师传,入得去,出不来者皆是谜。因为百家性之派别,其“口口相传”的本来就是伪术居多。
谈注:曰水来催者,指贪狼而言也。
道玄增解:这一句谈大师更加离谱,水来催是对人元来而言,由于谈大师先后天体用不分或者说先后天一锅熟。所以其对“更取贪狼成五吉”又解错了方向。
谈注:上节言辅曰是真龙,言贪曰护正龙.乃取五吉安在山上,以补悠久之气,本节虽同取贪狼为五吉,
道玄增解:其实“寅申巳亥人元来,乙辛丁癸水来催”是先天之体,而“更取贪狼成五吉”则是后天之用。而谈氏以之为“补悠久之气”,说明谈氏先后天之体用不分。
谈注:不云龙而曰水来催者,乃中元收得下元之气也。上节曰龙,乃下元收得上元之气也。乙辛丁癸中有贪狼者,乃仍在同宫之子午卯酉中也。
道玄增解:谈氏未明雌雄之用,所以有“不云龙而曰水来催者”之怪说。经旨明明说“人元来”而得“水来催”,此处之先天配合后,还要取得后天之贪狼到,才能得最上一乘之作用。后天的的贪狼又要如何才能到呢?这就要看“寅坤申艮御门开,巳丙宜向天门上,亥壬向得巽风吹”了。谈氏扯入子午卯酉,偏离了经旨。
谈注:寅申巳亥,则另有作法,曰寅坤申艮者,乃寅中有坤,而寅宜兼艮也。即寅兼艮而不当兼甲,申兼坤而不宜兼庚,因坤中有艮也。
道玄增解:谈氏以寅为抽爻换象之坤卦气来解“寅坤”,乃寅中有坤,大错。寅坤即是二十四山中的寅山、坤山。申艮同理,皆二十四山之字。
谈注:曰御门开者,亦即山水一同到,乃阔大如御门之意,御门,非普通窄狭之门可知矣,
道玄增解:经文先提出先天之体,再明后天之用,先天之体即是杨公罗经之秘旨。姜公子所谓“先天理气在卦爻、不用排来死煞方”是也。而后天之用,即是体定之后之事。也就是说贪狼五吉之事,是寻龙立穴定向后之事。因此杨公提出先天后天之后,接着的就是阐述立向的问题。只有立出正确的山向之后,后天之用才有用武之地。
御门开,即是开御门,开御门即是立向的问题,即是说寅坤、申艮立御门之向。巳丙立天门向,亥壬立巽风之向。而谈氏之注离经旨远矣。
谈注:巳丙、亥壬,同出地卦,巳丙而曰天门上,乾为天门也。此乾乃玄空中之乾,非后天乾宫可知矣,若丙而兼巳,当取兼子之天门为合,此指四运言,若亥而兼壬,当取兼乾之巽风为合,此指六运言,曰亥壬向得巽风吹者,此巽非后天之巽,乃玄空中之巽可知矣,
道玄增解:凡杨公之书,二十四字皆罗经之二十四山,而谈氏却说是玄空中之乾之巽。若是这样,则杨公之书岂不成了海市蜃楼!
谈注:本节皆以水言,故皆曰向,向放水也。
宗龙子增解:本节不专以水言,本节先天、后天,龙、向、水全部包括了。
谈注:总玩以上三节,句语奥窍,作法周详,直达补救,以及二十四山之方位理气,与玄空挨星之作法,可谓条分缕晰,读之颇有兴趣,古人教人之旨,可谓详矣,惟惜不明玄空者,类多摸索之苦矣,即玩各家详注,亦大都泛论,莫怪今人欲穷究之不易矣。
道玄增解:谈注也魔障重重啊!
10 问我所学何派
本人无师无门无派,是一位读书先生,我觉得大家都在严守门户,所以我就来做个丑人,向各大门派提出一些我所疑惑的问题,本人并没有恶意,我衷心的敬重谈大师,没有谈大师的六法,我就不能读进杨公之门。
我不是拼命弹老谈,我还完成了《从师随笔》提伪,飞星的无病也一一揭出了.还有张心言《玄空六十四卦》、《龙门八局》(先后天派)等,因为我知道杨公风水只有一法,我希望沙里拣金,只有找出各大门派的症结所在,乘下来的就是黄金,再以这些金子去校对杨公经文,看能不能对得上号,人各有志,我只相信杨公一法,所以我希望提出问题后,征集大家的反面意见,只有反面意见才能茅塞顿开。
#11 蒋公天机题目留
蒋公所著《阳宅天元赋》、《阳宅指南》,一曰天元,一曰指南,真机漏泄.正蒋公所谓:"万世洪荒,一朝剖破.叹肉食之终迷,遇真诠而罔觉"。
小人道长,君子道消,故杨公只能隐出,而不可直说。
道玄在六网讲了很多大家不中意听的话,有得罪诸位之处,诚请见谅,为真理为学术计,应是当仁不让.谈大师在数十年之前就能否定之否定,正是我们晚辈之楷模.道玄还要努力地去研究考证,从此不再在"风水网"上指东话西,免得扰乱各位大师的视听.就此告别!
#12 请问张老师一个格龙的问题。
杨公说:又从分水脉脊处,便把罗经照出路.又说:三节不乱是真龙,又说:三节两节不须拘.所以杨公法格龙,最少要格两节,才能比较阴阳的乱与不乱.阴阳不乱,又能三节以上,才是悠久发达之真龙.
杨公说:一龙宫中水便行,子息受艰辛.四三二一龙逆去,四子荣贵.龙行位远主离乡,四位发经商.参阅《从师随笔》揭伪
父母山落脉一节,当是格龙的关键,看金龙,配雌雄,起挨星皆在此处,此一节不真,正杨公所谓"来山八卦不知踪,八卦九星空."玄空秘旨所谓"盖不知来路,焉知入路,盘中八卦皆空.
13 乾坤艮巽天然穴,水来当面是真龙!
杨公原文:
发龙多向支神取,若是干神又不同,支若载干为夫妇,干若带支是鬼龙,
子癸为吉壬子凶,三字真假在其中,乾坤艮巽天然穴,水来当面是真龙,
要识真龙结真穴,只在龙脉两三节,三节不乱是真龙,有穴定然奇妙绝,
千金难买此玄文,福缘遇者毋轻泄,依图立向不差分,富贵荣华无休歇,
时师不明勉强扦,虽发不久即败绝。
谈注:本经上卷子癸午丁天元宫三节,乃辨龙水卦气之相通,兼及补救之一法,本节亦带重言之声明之意,曰发龙多向支神取者,以周天本只有十二支之度数,故历来发地,支神居多,即四正之子午卯西为多也。
道玄增解:干支,只是玄空大卦的代号而矣。不论干与支之发脉来龙皆可用,但父母子息之卦气有别,重在来龙卦气纯杂。经文“发龙”,是指祖山来龙发脉;不是指已经发达的“发地”。蒋公所谓“至于格龙之法,止要两三节不差错,则卦气已全,不必更求于四五节之外,恐人拘泥太过,遇着好龙,当面错过,所以发此,非杨公迁就之说也。但此两三节,定要清纯,若到头节数,略有勉强,不能无误,又戒作者须其难其慎也。”谈注昧于“格龙”之旨。
谈注:下句曰子癸为吉壬子凶者,壬与子卦气不能通,以上元为例也。承上三节专以龙及立向言,二者之重要可知矣,
道玄增解:谈大师之注甚是。
谈注:乾坤艮巽属四隅之耦数,用法与四正之奇数不同,蒋氏以水来当面一语,为石破天惊,鬼当夜哭者,震聋发瞋,教人多矣,曰当面者,非对面也。自己本宫,即为当面,与四正取对面属客体之义有异,此大金龙之作法,四正四隅不同,乃卦气之自然,所以云天然穴云是真龙也。
道玄增解:谈大师谓“曰当面者,非对面也。自己本宫,即为当面,与四正取对面属客体之义有异,此大金龙之作法,四正四隅不同。”
大家又看一看蒋公注语“盖直以乾坤艮巽为龙,不更转寻名相,故曰天然;若他龙则干支卦位,非一名矣。水来当面是真龙,此语石破天惊,鬼当夜哭,盖乾坤艮巽之穴,又与取支恶干者不同;观此则宝照之诀,实非单重支神,洞然明白矣。”
对照谈、蒋两家注解得知,显然谈氏牵合其所谓“大金龙”之〖伪术〗可知,硬将对面说成是本宫.蒋公既然直以乾坤艮巽为龙,又怎么可能是本宫(乾坤艮巽)来水而非对面呢?对面就是对面嘛,又怎能是本宫呢?本宫来龙,又从本宫来水,正杨公所谓“夫妇同行脉路明,须认刘郎别处寻”,这就不是真龙了,到别处寻吧!
谈注:下句之真龙真穴,皆形迹上之言,曰千金难买,遇者毋轻泄者,乃叮咛告诫之语,
道玄增解:谈大师谓“下句之真龙真穴,皆形迹上之言。”谈大师即是说从峦头形势上认得真龙真穴。蒋公却说“水来当面是真龙,此语石破天惊,鬼当夜哭。” 显然不是谈大师所谓“皆形迹上之言”。若是形迹上言,何来石破天惊呢?乾坤艮巽之龙,得当面之来水,才是蒋公的“石破天惊,鬼当夜哭。”
谈注:依图立向不差分,即依统篇之方位理气,与六法全图不差分毫,自可富贵无休歇矣。
道玄增解:此依图立向之“图”,不是六法全图之“图”,谈大师过于主观武断。
14 谈大师祖坟研究?
为迁葬先祖大度公墓记事 庚辰夏历十一月二十日
先祖大度公,为大族十九世系,幼时因曾祖父龙德公早故,事母至孝,当洪杨时,先祖已成婚,每逢严冬,当为母温足,曾祖母久病膨胀,不能下床,先祖当扶之,朝夕不间断,因家贫亲老,读书不过一二年,咸丰庚申(注:1860年),洪杨陷金陵,先祖知时局不靖,遂将曾祖母灵台除去,默祷曰,恐母亲在家不安,如将来时世平定,再当追祭,先祖母陈氏及所生二孩,均遇难,先祖孑身在洪杨中四年,凭天之佑,得保安全,洪杨既不,遂经娶二氏,重行成家,先祖父四十一戊辰(注:1868)岁,生家父茂锡,五十二年大叔茂、五十七生小叔茂钊,男女共生七人,婚嫁全完成,于光绪乙巳(注:1905二元八运的二运最后一年,三元九运的三运第二年)年正月二十六作古,享寿七十八岁。(真是孝感动天)
养吾为长孙,是年亦已十六岁矣,初为营葬事,家君曾邀请地方名地师数人,从事择地,因念假手于人,真伪难辨,遂奋自研求,经数年始得端倪,当养吾十九岁时,家君遂令从师于无锡杨九如夫子,仆之研究地学,即自此始。(谈氏年十六就开始习地理,十九岁从师)
先祖大度公,本已营葬于横林镇北有年,近因地方沦陷,正当交通要冲,恐非人计,遂与家君等筹商迁葬,当此环境之艰难,欲另觅吉地,则事有所不能,乃决议将昔年所得之无锡南方泉镇,军幛山东北隅龟山后所置山地,其后龙开幛落脉,节节可观,惟结穴在平地,脉线隐微,今为将计就计起见,决将大度公迁葬于此,以保永久,此行于十一月十五日养吾由上海动身,家父乘民船,与先祖父灵柩,山横林启硅,相约于南方泉王明卿先生处会晤,是日风平天晴,于午后五时,相互到达,翌日伴同家父上山,家君步力尚佳,年虽七十有三,养吾已五十有一,彼此欣然而行,家君对此地极为满意,外堂开展,内堂蓄聚,虽穴情似有研求,而弦口清晰,中现微突,即于此鸠工开圹,初开动时略有斟酌,深约四尺,见土色紧润,色泽而有紫嫣,知穴矣,遂于是月十七壬辰日申时登穴,立子午兼癸丁,先祖系道光八年戊子生,今为辰日申时,可称三元齐合,亦天缘也。先祖母王太夫人已于壬申年冬,安葬于无锡西乡山地十五亩半,今与先祖墓地,遥遥相对,相去不过数十里,交通尚称便捷,春秋扫墓,即可竣事,(今按家君意,拟定明年已丑,将先祖母田华藏合兆于此,)当日即将墓碑封好,内地尚属不靖,幸有王明卿先生及何鸿等,整日照料,得以安度,心甚感激,是年七月二十八,家母黄太夫人弃养,寿享古稀,本拟同葬于此,因地势太小,只得另觅吉壤,再行新扦矣,十九日与家君同行回锡,家君乘轮回乡,养吾则乘火车回申,此事为入土为安计,未加工程,所费不过二百五六十元,(后加工筑罗城又费五六百元)山地五分,计一百二十元,事已告成,家君可以放心,濡笔记之,以资不忘。
道玄的思考:第一,谈氏家族在当时的战乱年代,仍然有财力觅地葬山,可见他的父祖辈多少有点财富,在当时的百性而言,谈氏家族可谓大富之族了。但经过谈大师改坟迁葬后,竟然连谈大师皆不知所终,其家族后人如何也不得而知,不知网上各位大师有无谈大师后人的资料,能否提供参考。
第二,谈大师在年五十有一的丰富人生阅历中自我迁葬,记述其自家的祖地,竟然没有来龙、水口等重大事项。
第三,其葬地时在二元八运的二运最后一年,所立山向为子午兼癸丁,次年即入三运,正好是犯着“本山来龙立本向”(请参阅谈注“本山来龙立本向”节即明),当然谈氏家族会祸难当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说谈氏卦理符合经旨,一到入用就变调了的原因。
#15 更正
谈大师年五十有一迁坟时,为一九四八戊子年,二元八运为四运的第十八年,其理同。
#16 三元不败
大家可以参考台湾明师唐正一所著《风水的研究》一书,其中有一例是关于三元不败的。——林家白蚁窝。
#17 六法的疑惑?
谈大师以二元八运的零正颠倒,循环往复,就是挨星,实在有点难为自己,看其在解杨公经文 "一个排来千百个" 时,就当杨公的话是耳边风了。
#18 古坟的疑惑
按现在流行的玄空风水,皆要知得元运,才能立极,才能知旺衰,新到一地,百年以上的古坟,就是当地人也未必还知,何况是异地参观。
哪么,这些古坟只是形势上的峦头能看了,玄空理气如何能用得上?请教同道了。
#19
在没有人为的环境,千百年下来的风水地,应该不会有很大的变动,除非山崩地裂,地壳变动。我一直是这样认为,考古是不容易的.风水师覆坟,除了峦头上的真诀外,应该有一套理气真诀,不须元运就可以定此穴地的真假才对.我觉得杨公所说的阴阳,应当是这套理气的精要所在。
#20 "三经"对阴阳的说法,大家谈谈!!!
【陆】:弟来抛砖引玉吧。
青囊序和青囊奥语言阴阳的对待。
天玉经言阴阳之流行,前一句以干对支言,后一句单以天干言。
【宗】:陆兄,高见!
我还补充一点,前一句言二十四山阴阳定位,但杨公只讲了部分,乘下的部分可以从抽爻换象中排出.坤壬乙诀就是隐藏在里面。后一句是阳顺阴逆的入用法则。
#21
沙井兄:
记得蒋公曾经说过,"此阴阳非交媾之阴阳"一语。这是六法卡壳的地方,言外之意就是有交媾阴阳一套,非交媾阴阳一套。
22 谈氏零正有疑?
有一位朋友送来〖大风〗师付在风水一二三网披露的《六法精髓》,我发现了谈氏零正有自相茅盾之处,特在此向各位提出,以示请教。
在六运中,谈氏正神用法,用乾山收坤水。而零神用法,则零神为巽,山要用震。而零正乃相对合十之理,即奥语,第七奥要向天心寻十道。谈氏却在一个六运中创出两个零正用法来,杨公只有一个十道,而谈氏却有两个十道,你说谈氏之零正是不是有疑问呢?
#23 谈氏兼卦直达补救?
我又发现了谈氏直达补救之说有疑,特在此向各位提出,以示请教。
杨公之兼是要夫妇同路,阴阳一气。从而避免阴阳差错而矣。杨公所谓子字出脉子字寻,莫教差错丑与壬是也。
而谈氏之相兼,乃用于卦运未到之直达或卦运过短之补救。
两者相较,显然大不相同。如果按谈氏之兼法,正好违背杨公经旨,随处皆人为地造出阴阳差错来矣。正俗所谓事与愿违矣。
#24
合玄空才是天成,不合玄空就不是天成,因为玄空是从太极生生中来,没有丝毫人为。至于峦头,杨公有不须拟对好奇峰之说,龙到头口诀:“合得玄机再莫疑”是也。
#25 谈氏卦气未必真正相通!
我又发现了谈氏卦气相通之处有疑,特在此向各位提出,以示请教。
杨公雌雄配合,又能逢着金龙动而可用,则雌雄卦气才是真正的相通,真阴阳真雌雄真交媾,天地之气无一息不交媾,没有一息不流通,才是真相通,有交媾则有孕育,万物化生矣。
而谈氏的一六四九,二七三八,似乎与杨公雌雄卦气的相通,显然有着不同之处。
#26
道玄兄能不能说说有何不同之处?1通49就是通根诀吧?
#27
姜公子《平砂玉尺辨伪括歌》:阴阳亦在干支上,不用排来死煞方。
杨公的卦气通不通,只在金龙动不动、合不合城门而矣。
#28
过路兄,杨公曰:辨得阴阳两路行,五星要分明。蒋公曰:识得城门而后五星有用。无极子曰:分明辨五星,管一带二人不识.杨公曰: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
#29
过路兄,杨公曰:辨得阴阳两路行,五星要分明.蒋公曰:识得城门而后五星有用.无极子曰:分明辨五星,管一带二人不识.杨公曰:识得五星城门诀,立宅安坟大吉昌。
#30
古镜歌:【五星】理气贵研穷,格局分明造化功。
#31 择日新发现
本人在应用老式择日时,觉得实在是很烦,因为太烦琐了,并且觉得用其方法所择到的日子,也难以估量其真正吉到何种程度?所以试着用逆转的办法,即先知催何吉?是何用神?然后反推日子,结果真如所料,令我高兴万分,故提出与各位分享。
#32 修方日课
今年(2005)农历四月,朋友来信说妻子有病,叫我帮他调整一下风水.其家是亥壬来龙,巽巳水口,立了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度.农历2004年十一月入伙,到今年的四月,其妻将亡,医院已经通知其准备后事,事前朋友将事实隐瞒,待我到得其家,也只好硬上了.经过全方位这审察,叫其将围墙大门封闭,并在在梯间的卯兼甲方改一出入之门.并要其妻在医院过了三朝才能回家居住.目下其妻平安无事.
当时所用日课为乙酉年辛巳月丙午日丁酉时.特此公开让大家参考.
#33
问:小弟听说择日要避开很多煞,不知各位大大认为哪种煞最应忌避?太岁、五黄、倒家等等等等?
宗龙子答:确实如此,所以很烦,但这些都是形家所言,难以掌握,最好从气的角度入手,万物皆一气,形凶而气吉,则不惧其形之凶。
#34
贪狼兄弟:
我是用来修方改门的。将其原来的厅门前空地用篱笆全部围起,不留任可门路,然后在楼梯间打开一个门来出入.门位在卯甲方,乃乘旺开门。
至于反推择日方法,还在考证中,不能草率公开,以免害人。
#35 一个重要的发现
由于近日多读了几遍地理辨正,渐渐发现了一些杨公的新思想,特此向朋友们提提。
杨公说:
八卦不是真妙诀,时师休把口中歌.
时师但知讲八卦,即把阴阳分两下.
十二地支天干十,干属阳兮支属阴,时师专论这般诀.
所以觉得杨公并不是用先后天八卦及干支来断事的。你们认为是吗?
#36 (陈子聪):道玄兄请进!!
看道玄兄的帖子对风水的研究似有深得,尤其是玄空飞星,小弟想请玄兄帮吾家飞飞,说说家中发生过何事,
本宅坐艮45度向坤230度,
坤方空地,小弟房间纳到坤气,
房间三个人睡,我与妻子和儿子,
请道玄兄飞吧
说明给你听啦,当事人就我们三个之其中,你同我飞一下何人出事,何年何月出事,发生的是何事?请!
#37
陈兄你好!
你房子的风水一定对你的性格影响很大,看你给出房子的条件就知道,你性急粗心,如果用之于读书,就很难出味!你又何妨俱体的,或图片等等呢?即使我帮不了陈兄的忙,还有很多师兄弟呢?
#38
(陈子聪):道兄,风水的确对我影响很大,以前小弟的性格还比你形容更利害,经有缘人相助改变家中风水后今小弟思维上和处事上都慢慢有所改变,小弟知道此网是一个真正学习风水的研究的网站,既然我是这网的一份子就绝不容许那些庸师上来发表什么神怪而抬高自已的废理论,若是兄台对自已所学的真的有信心就希望在案例上断出令人顺服的事情才对,小弟家中的案例日后定必详尽奉上,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兄台连同你师博一起来断吧。。。
#39
陈师付!久别了,你老人家可好?
   能在六法风水网上认识你这位大明师,我在这里向你老人家请安来了.真是三生有幸,得你老人家一再指点,处处提醒着我,使我又以最快的时间打破了《地理辨正揭隐》一书中,我迷茫不解之处!为了表示对你老人家的感谢,特此提出来让你老人家指导指导——
   我是怎样解开《地理辨正揭隐》,我所迷茫之处的呢?是因为我在你陈老师的指导之下,终于明白了姜公子《玉尺辨伪括歌》"甲庚壬丙是阳位,有时占阴不唤阳___,阴阳亦在干支上,不用排来死煞方"这一段文章.
   杨公已经说过不用干支分阴阳,而姜公子却说阴阳亦在干支上,陈老师,我是这样理解姜公子这一段话的,姜公子认为,如果你熟悉玄空大卦,就会知道干支是大卦的代号而矣,即是说知道了干支,就知是何卦气,或者说知道了是何卦气就知道是何干支,所以大卦阴阳,就是干支阴阳,干支阴阳,内里仍用的是大卦阴阳.
   姜公子的精义,关键在于最后一句"不用排来死煞方".也就是说罗经的阴阳,本来就在干支上,而内里却受着大卦的控制,由于颠颠倒之变化,所以此大卦或者说是干支,则有时阴时阳的不同.但不管其如何变化,却总是二十四干支在变化,正所谓"阳从左边团团转,阴从右路转相通"而矣.姜公子既然说是不用排的,所以凡是排出来的生旺衰死煞气,皆不是姜公子的原意,当然就不是蒋公的本意,更不是杨公的旨意.所以我见<地理辨正揭隐>排天,排地,排山,排水,还要排父母,总觉得其与姜公子的原义离得太远,陈师付你说是也不是?
   因为姜公子是蒋公的高徒,如果大家不怀疑蒋公风水体系的话,当然也就信得过姜公子了。这仅是我个人这几日的一点读书心得,这里只是请陈老师指导而矣,别无他意,如果有得罪同道之处,并请诸位师付,师兄见谅。
我在《风水网》所写的贴子,约略如上。有关谈氏六法风水的真伪,我正在注解谈氏〖《玄空本义》增解〗,准备2006年下半年出版,有兴趣者到时可一并参阅。现在摘录《玄空本义》中较为明显的错误,再分述数条如下:
一、谈氏之【论向】
向者方向也。地理以立向为向,以面前为向,似觉合理,要知向不能人为,须出于天成,一地有一地之向,一处有一处之向,务必人为之向与天然之向,形气合一,方为真向,阴阳宅立向,大都以人为之向为主,从罗经上二十四山之干支八卦,阴阳红黑,顺子逆子,度数多寡论短长,似是而非,莫衷一是,此人为之向,以极论向也。要知极乃无方无隅之物,向中之口者人也。人即极也。有极而后有八方,八方之内乃真向也。识得十字,自知立向,自知体用,研究玄空者!探用索体,均以理言之,不知者以为重理而不重形,偏于用而失于体,岂知言理而舍形,则如捕风捉影,射者无的,将何以堪,世人只知言龙穴砂水之形为体,不知言龙穴砂水之理即体也。言理之体,理深而透彻,言形之体,呆板而失实,人能明得理气之体,而后讲形势之体,阅形势之书,自可豁然,否则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食而不化,比比皆是,峦头理气,二者不可须叟离也。阅鄙着者当知有所深察之矣。
请到谈氏《玄空本义》看看。下同。
宗龙子增解:杨公曰“龙真穴正误立向,阴阳差错悔吝生。几回奔走赴朝廷,才到朝廷帝怒形。缘师不晓龙和向,坟头下了剥官星。”大家看看,杨公立向的宗旨明确,没有半点含糊之处。而六法有不重向之说,以立极为主,有极即有八方,以八方为向。这是极其错误的说法。
能合得杨公玄空大卦阴阳雌雄者,就是天然之向,否则就是人为之向。只有玄空大卦,是从太极生生中来,故合玄空之向,阴阳就会交媾流通,统摄龙砂穴水之气而为我所用。否则,立错了向,阴阳不能流通,即使点着了穴,葬着了地,也不会发达,或者先发凶祸。

鲁班尺寸吉数查询系统42.9cm(通用版)

请输入整数长度(单位为毫米或选择厘、寸、尺)进行鲁班阳尺凶吉数的查询:

丁兰尺寸吉数查询系统39cm(通用版)

请输入整数长度(单位为毫米或选择厘、寸、尺)进行丁兰尺吉数的查询: